• <thead id="82f8p"></thead>
      <optgroup id="82f8p"></optgroup>
    1. <code id="82f8p"><delect id="82f8p"><p id="82f8p"></p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<tt id="82f8p"><ol id="82f8p"></ol></tt>
      <label id="82f8p"></label>
      1. <mark id="82f8p"><ol id="82f8p"></ol></mark>

      2. <small id="82f8p"></small>
        <listing id="82f8p"><dfn id="82f8p"></dfn></listing>
        佛旅熱點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佛旅熱點 > 同樣是西天取經,他比玄奘法師早了兩百三十年

        印度尼泊爾朝圣

        最新線路
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佛旅回顧
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佛旅熱點
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斯里蘭卡

        同樣是西天取經,他比玄奘法師早了兩百三十年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/07/29 佛旅熱點 斯里蘭卡游學景點 瀏覽次數:703

        前言

        65歲即退休、頤養天年?

        1600年前的法顯和尚可不這么想。65歲的他,帶著僧團,跨過大沙漠,翻越帕米爾高原,經歷一系列重創,以一雙赤足走到天竺,取回佛經——比唐僧還要早200年!

        與你分享這段老而彌堅的人生。

        ——慧遠

        在中國佛教的發展史上,有一些人的身份非常特殊,他們既是普通的僧人,又是文化的傳播者;

        作為普通的僧人,他們和其他僧人一樣每天都要修行學習;而作為文化的傳播者,他們則還有著更加艱巨的任務,——他們,就是取經人。

        談到西天取經,人們總會下意識地想到《西游記》里的唐僧,也就是三藏法師唐玄奘;

        可是佛經如此浩瀚,又哪里是玄奘法師一個人能取完的呢?無論是玄奘法師之前還是之后,都曾出現過西行求法的高僧。

        而在這中間,有一位名為法顯的僧人尤為特別。

        01  生于亂世

        公元334年,法顯降生于東晉末年的山西,俗姓龔。

        童年時,可能很少有人想到,這個孱弱的孩子會成為中國歷史上前往西天取經回國的第一人。

        在那個人均壽命不到40歲的年代,恐怕沒人敢相信,他能活到耄耋之年。

        畢竟,家里的其他3個孩子都慘遭夭折。父母生怕法顯也遭不測,在他三歲那年,家里人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寺中,祈求孩子能夠建康長壽。

        法顯從此也就開始了他的寺院生涯,一日日的吃齋念佛、早晚功課,法顯被培養成了一位虔誠的小沙彌。

        法顯的佛緣,自此展現。

        據說,幾年后,法顯果然患上重病,就在病危之際,父母把他送往寺院。誰曾想,在寺院住了兩宿后,法顯竟奇跡般地康復了。

        這段經歷仿佛堅定了幼年法顯的向佛之心。父母相繼離世后,雖有叔父的規勸,他仍堅持留駐寺院。

        二十歲之時,法顯受具足戒,成為一名真正的出家人。

        02  花甲之年

        佛教在兩漢之際傳入中國, 到法顯時,不過三百多年。

        作為外來宗教,中國佛教特別注重佛經的譯介。至東漢末年,被翻譯過來的經書有《十二門經》、《安般守意經》、《首楞嚴三昧經》、《般舟三昧經》等。

        白馬馱經

        但那時候,精通漢語與梵文的人幾乎沒有,翻譯難免有瑕疵。而且,還有許多佛經、律藏并沒有被引進。

        這樣的缺憾在佛教發展、繁榮的時代變得突出。

        亂世的刺激和統治者的推崇,令佛教快速發展,僧侶人數大增。法顯65歲之時,環顧四周,發現佛教上層僧侶窮奢極欲,下層僧人無法可依,讓他明顯地感受到律藏的不足,已經阻礙了佛教的發展。

        法顯年事已高,但戒律的缺乏和經典的不完善始終令他不安,公元三九九年,年近古稀的法顯最終還是決定西行,他發下宏愿,誓要為中國佛教取回真經。

        這樣的決定有多艱難?要知道,在那個年代,65歲已是罕見高齡,而人人都知道,前去天竺路途遙遠,前景莫測。

        說句實話:誰也不敢保證法顯還能回到中國來。

        對于這些,法顯置之不理。公元399年春天,正是東晉安帝隆安三年,法顯帶領著慧景、道整、慧應、慧嵬等十一人,出發前往天竺取經。

        03 ?道阻且長

        沒有汽車火車,沒有飛機輪船,也沒有開闊平坦的大路,只有牛馬可以利用。從長安到達天竺,路何其漫長、多么危險。

        出了陽關,等待法顯一行人的,是一望無垠、令人頓生絕望的白龍堆大沙漠。干燥異常,時有熱風流沙,擋住去路。

        法顯在《佛國記》里是這樣描述的:“上無飛鳥,下無走獸,遍望極目,欲求度處,則莫知所擬,唯以死人枯骨為標幟耳。”

        法顯一行整整走了17個晝夜,方驚險走出沙漠。

        艱難旅程才剛開始。

        他們穿越塔克拉瑪大沙漠,他們在沙漠中行走了一月有余,險些身亡,法顯自述,“行路中無居民,沙行艱難,所經之苦,人理莫比。”后又穿越了陌生的焉夷國,于闐國、子合國,弗樓沙國等地。

        這些國家當時大多都是佛教國家,但信仰的派別卻不盡相同,對待法顯等人的態度也不一樣。

        在信仰小乘佛教的焉夷國,法顯一行就遭到了排斥,幾乎食宿都沒有著落;但在大部分的國家,法顯等人還是受到了極高的禮遇。

        公元四零一年的天竺,大致可分為北、西、東、中、南五個部分,弗樓沙國是當時北天竺佛教的中心。就在這里,法顯的團隊有了變故:慧達、寶云和僧景在參觀佛跡之后,便返回中國;慧應則病逝于弗樓沙國的佛缽寺;舟車勞頓之下,僧人慧景患病,另一位僧人道整留在弗樓沙照顧他。

        法顯只得獨自去往那竭國,在那竭國,法顯瞻禮了佛頂骨、佛齒塔、佛錫杖精舍、佛影窟,在那竭國呆了一段時間后,他回到弗樓沙與慧景、道整匯合,三人繼續南下。

        誰曾想,三人一起南渡小雪山(阿富汗的蘇納曼山)時,忽然寒流來襲,病愈不久的慧景,承受不了這寒流。

        自知自己即將離開人世,慧景對法顯說:“我死之后,你就回去吧,不要弄得自己也死了!”

        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法顯一時難以承受。他撫著慧景的尸體,難掩悲痛,哭道:”取經愿望還沒實現,你卻離世,命也奈何!”

        同伴的離世,并沒有打消法顯取經的念頭,反而更加堅定意志。他與道整繼續前行,翻過小雪山,經過達羅夷國、跋那國,新頭河、達毗荼國等地,終于接著走過了摩頭羅國,渡過了蒲那河,進入天竺境內!

        長安——河西走廊——焉夷國(今新疆的焉耆)——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——于闐國(今新疆的和田)——翻越蔥嶺(今帕米爾高原)——鍵陀羅國(今巴基斯坦境 內)——天竺國(今印度)——尼泊爾——東天竺國——摩竭提國——師子國(今斯里蘭卡)——耶婆提(今蘇門答臘島或爪哇島)——搭船北上至山東的嶗山!

        等他們到佛教起源地達拘薩羅國舍衛城時,已經是公元404年。這一路的旅程,法顯整整用了5年。

        04  孤身一人取經

        法顯帶領的僧團,巔峰時的人數多達11人。除了同時從長安出發的慧景、道整、慧應、慧嵬外,在敦煌等地還陸續加入了寶云、僧景等,但真正到達天竺的只有法顯和道整兩人。

        法顯和道整幾乎用十年的時間,游遍了天竺諸國。法顯雖然年事已高,也孜孜不倦地學習梵語,抄寫經律,收集了《摩訶僧祗律》、《薩婆多部鈔律》、《雜阿毗曇心》、《方等般泥洹經》等6部經書。

        與法顯一起到達天竺的僧人道整,在達摩竭提國之時,因為仰慕這里的佛法昌盛、戒律森嚴,決定留在天竺,不再回國。

        法顯卻一心只想把經書帶回中國,只好一個人繼續旅行。這時,法顯已經離開長安十年有余,年近古稀的他已經是一位垂垂老者,但他仍然繼續周游了南天竺和東天竺。

        公元409年底,法顯離開天竺,搭船來到獅子國(今天的斯里蘭卡)。在這里,他求得《彌沙塞律》、《長阿含》、《雜阿含》、《雜藏》四部經書。

        無畏山寺遺址
        無畏山遺址法顯大師斯里蘭卡求法修行處·佛骨舍利塔繞塔
        頂禮法顯大師·2018.12斯里蘭卡朝圣

        此時,法顯在異國他鄉已經十二年。故鄉就像是遙遠的呼喚,在召喚著他。自己又想起一起同行多達11人的”取經團“,如今只剩自己一人,形影相吊,十分孤單。

        徹底令法顯鄉愁難抑的是一把中國團扇。當時,獅子國里有商人用中國團扇來供佛,法顯見了,不禁觸景傷情,潸然淚下。

        公元411年,77歲高齡的法顯完成取經任務。法顯離開獅子國,從海路返回。一路上,他遇到了多次海難、風暴,換乘了無數船只,卻始終牢記著自己的使命,終于在公元412年7月回到中國。

        至此,法顯已經在外漂泊了14年。

        ●●●

        回到中國的法顯,已是耄耋之年。按理來說,取回了經書,法顯該讓自己安享晚年了。

        可法顯仍沒有停下自己的“腳步”。法顯先在建康(今江蘇南京)講經說法五年,又游歷到荊州辛寺,在此譯經著書,最后終老于此,在荊州的七年里,法顯共譯出了經典六部六十三卷,計一萬多言,開啟了漢人大規模翻譯原典的先河。

        一心惦記著戒律的法顯,最后親自翻譯了《摩訶僧祗律》,這本又稱大眾律的佛教經典,對后來的中國佛教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他將自己的西行經歷撰寫為《佛國記》,不僅影響了當時和后世的佛教界,鼓舞了更多年輕的僧人去天竺取經,加強了中國與印度的互動,更成為了歷史文獻研究、歷史地理研究中極為珍貴的材料。

        《佛國記》后來被拍成了電影,大家消息回復“佛國記”即可收看電影《佛國記—法顯西行》和電子書《佛國記》

        而《佛國記》這本不足萬字的游記,更成為研究古印度等地區地理人文極其珍貴的史料。

        一生都獻給了佛學事業的法顯,給后人留下了無比豐厚的財富。他翻譯的經書推動了佛學的發展,他舍身取法的事跡、不畏艱險的精神,鼓舞和激勵著后來者。

        可惜的是,他并沒有遇到屬于他的吳承恩,這些西行取經的故事,也就被掩埋在故紙堆中不為大眾所知。

        南北朝的曇無竭、唐朝玄奘義凈等高僧大德皆以法顯為楷模,又相繼踏上了西行的路。

        這些了不起的先行者們,以這樣的方式推動著中國佛教的發展與前行,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,佛陀的教導才能傳遞更多的人,佛陀的精神才能顯現在世間。而作為我們佛弟子的我們,面對這樣的先賢,是否更應日日精進,方能不負前人。

        2019國慶·蟬友圈斯里蘭卡線路9天8晚

        時間:9.29—10.7

        康提佛牙寺

        朝禮佛國圣物、圣跡

        佛陀宣講《楞伽經》之地 

        參訪三大高僧寺院

        最美的佛國風光

        十二年居士企業護航

        安全、清凈、靠譜

        斯里蘭卡,古稱獅子國,是東南亞重要的佛教國家之一。其67%的人口信仰佛教。斯里蘭卡因其特殊的地形,又被稱為“佛祖的一滴眼淚”。其在僧伽羅語中意為“樂土”或“光明富庶的土地”。佛陀曾三次來到這里,開示佛法,度化眾生。著名的《楞伽經》,就是宣講于此島。【詳情

        斯里蘭卡游學回顧

        ·菩提樹下梵音繞 佛國之旅抒傳奇 蟬友圈12月斯里蘭卡游學首團啟動

        ·萬里朝圣步步生蓮 千年佛國瑞相頻現 蟬友圈12月斯里蘭卡游學回顧(二)

        ·朝禮古都迎甘露 滄桑千年照初心 蟬友圈12月斯里蘭卡游學回顧(三)

        ·斯里蘭卡,請別這樣誘惑我!蟬友圈佛旅12月游學回顧(四)

        ·千年城堡望今昔 誰為佛前有緣人 蟬友圈12月斯里蘭卡游學回顧(五)

        ·佛牙寺,佛陀留給錫蘭島最美的禮物!蟬友圈佛旅12月游學回顧(六)

        ·佛陀說法清凈地 楞伽山上梵音傳 蟬友圈佛旅12月游學回顧(七)

        ·山川雖異法同源 仰慕先賢赴問根——師父眼中的斯里蘭卡游學

        china84000@126.com

    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日韩经典AV在线观看